首页>华东

六小龄童“被死亡”:“我需要一个解释”

2013年03月14日 10:05:23 出处:扬子晚报看过:0评论:进入华夏电视

字体:

记者季娜娜昨日在无锡专访六小龄童

  【CUTV报道】据扬子晚报消息 六小龄童遭遇“被死亡”,接受扬子晚报专访呼吁不能姑息网络暴力

  我需要一个解释,否则会留心理阴影

  昨日(3月13日),83版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龄童遭遇“被死亡”,在无锡忙拍戏的六小龄童随即发表博文“打假”。昨日,六小龄童在电话中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“被死亡”事件已经严重影响到了《新燕子李三》剧组的日常拍摄,“我今天都没有拍戏,后面还有很多武戏和文戏,这绝对影响心情啊!”他打开话匣子跟记者讲述了微博谣言给自己带来的精神困扰,“一大早,我太太就从北京给我打来电话,女儿在加拿大也打电话来问我情况”,此外,“唐僧”迟重瑞、“猪八戒”马德华、《新燕子李三》里的“李老三”何家劲等好友也第一时间来电慰问。六小龄童还对记者表示,“感谢《扬子晚报》对这一事件的关注,希望媒体能介入追踪此事,弘扬正能量。”

  六小龄童遭遇“被死亡”

  “距离‘3·15’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还有两天,去年我刚发过一篇《我又“被代言”了》的博文,没想到今年我遇到了“被死亡”的事情。”六小龄童发博文称,一名腾讯微博网友传播假消息,恶意中伤自己。“1987年拍《西游记》时,播完前十一集后因继续拍摄没有再播,也曾有谣传说我摔死了,那不属于恶意造谣,还属于善意关注的,但现在这样的疯传完全是始作俑者的无耻诽谤。”网友纷纷力挺,谴责不实谣言:“猴哥,你赶紧把他收了吧,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……”

  网友“音乐小巷”发帖称,“北京时间3月12日消息,在83版《西游记》中扮演孙悟空的演员六小龄童(章金莱),4月12日早上八点半病逝于浙江绍兴慈济医院,享年53岁。如果他给你的童年带去了无数欢乐,如果你觉得他是无可超越的经典,请默默地转发,让更多的人祝愿猴哥一路走好!”随后还将网名改成“西游·降魔篇”。据悉,该网友所在地为苏州,签名档为“今天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,明天就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。”尽管该不实微博中连日期都写错了,但还是引发不少关注,不少加V认证微博也转发了。通过六小龄童发布的不实微博的QQ号,记者试着联系对方,该号码已经处于“拒绝被添加”的状态。

  六小龄童目前正为电视剧《新燕子李三》在无锡片场拍戏。“一大早太太、以及熟识的媒体、朋友纷纷打电话、发短信、微信询问我是否安好,这才上网发现有人说已于4月12日去世……”他认为,对方或是为了增加点击率才做出此事,虽然现已删除腾讯微博,但很多微博都已转发该消息,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心理压力。对于可能有人认定自己为新戏炒作,六小龄童称,3月8日刚在片场接受全国五十余家媒体的采访,没必要通过如此低劣的手段去宣传。目前已经请律师处理此事,并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。

  已锁定江苏河南两网友

  “这叫什么事儿啊,网上评论一大堆,还有好多网友给我开网上追悼会的。这种网络事件已经引起了大家的精神恐慌,给情绪上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,所以,我们必须拿出应对之策”。六小龄童透露了追踪的进展。之前向公安局报案后,警方表示这要通过网络110报警平台报警,目前已经锁定了江苏和河南的两个网友,会继续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。“弄得我寒毛都竖起来了,谣言微博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要不是一开始日期搞错了,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我们是法制国家,这个事情难道就没有人管吗?这个事情我一定要追踪下去,我就不相信找不到!”六小龄童表示,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情,对于网络暴力,我们不能姑息。健康的网络环境需要大家来维护,否则以后还会有人遇到类似的事情。他告诉记者,对于网络要厘清良莠,“我平时也很喜欢上网,发微博也写博客。你看我一个礼拜要写两篇博客,我还是网易的十大名博。但是网络不是可以用来伤害别人的工具,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发这样的微博?这是我最想弄清楚的事情。”他表示,对他个人来说,道歉和赔偿都不重要,关键需要一个解释。“否则这个事情以后也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。”他也笑言,“有人让我收了他,有人说我要经历八十二难,我看了,评论都是正面的,感谢大家的关心!”

  恶搞西游文化不可取

  其实,也有网友注意到其中一个谣言始作俑者的腾讯微博名为“西游·降魔篇”,因此有网友“大胆”猜测,“章老师,上当了!您别是给某部电影免费做了宣传吧?”对此,六小龄童不想置评。“之前也有人问过我对电影改编的评价,我觉得这我无法评价,还是留待一百年后大家去评价吧。”但对于经典名著《西游记》改编这一话题,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在接拍《新燕子李三》之前,作为西游文化研究会的副会长,六小龄童有4年没有拍戏,而是去了100所大学和200所小学弘扬西游文化。“现在戏说的太多,反而很多孩子都没有看过原著,改编要有道德底线。网上关于西游的话题竟然是,里面有多少个妖精女朋友?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反思。”在他看来,艺术要百花齐放寓教于乐,但不能纯粹恶搞,要倡导弘扬积极正面的西游文化。他还提到,最近上映的萧红题材的电影也关注寥寥,“好多人连萧红萧军都不知道!我觉得有些东西需要我们去引导介绍,一切向利益看齐,给精神上带来很大损失。” (扬子晚报记者 张楠)

  六小龄童昨晚无锡逛超市——

  “那么多人爱孙悟空 我要好好活着”

  昨天(13日),身在无锡影视城拍戏的六小龄童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面对面独家专访,澄清“被死亡”,更是坦言,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喜爱孙悟空,他一定要好好活着。目前,他已经拨打110,通过网络警察报警,他希望“肇事者”主动站出来澄清事实,且一定将此事追究到底。

  嗓音沙哑 一天都在接电话解释

  昨天晚上8点,记者在无锡某酒店找到了正在水浒城拍戏的《新燕子李三》剧组。剧组制片人告诉记者,六小龄童出去散步了,经过电话联系确定他现在在附近的欧尚超市买东西。大约半小时后,记者见到了六小龄童。红色棒球帽、红色运动服、红色运动鞋,让六小龄童看起来神采奕奕。他告诉记者,12日晚上,就有人告诉他网上出现他“被死亡”的消息,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自己4年多没拍戏,几天前《新燕子李三》开发布会,全国80多家媒体都来采访,他就此不想再回应,怕被别人质疑在炒作,于是他在十点多左右,在微博上发了一条“我去拍夜戏”的消息。凌晨5点多拍完夜戏回到酒店收拾收拾准备睡觉,没想到6点多准备睡觉的时候,铺天盖地的电话、短信纷至沓来。与此同时,他接到了夫人的电话,电话那头声音颤抖,他知道事情闹大了。于是,一整天下来,他都在忙着接电话、回短信,到最后声音都沙哑了。

  20多岁的心 30多岁的身体

  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六小龄童的腰始终是笔直坚挺的,跷个二郎腿也是轻盈敏捷。他告诉记者,这是因为他每天都在运动。他说,虽然自己已过知天命之年,不能像很多年轻人做一些高难度、高负荷的运动,但仍然是20多岁的心,30多岁的身体。如果当天拍了打戏,身体已经超负荷了,那他会休息一天,把精气神养回来再锻炼。“我的身体那么好,精气神那么足,怎么会‘被死亡’?”谈起该话题,六小龄童很是气愤。

  采访完六小龄童后,记者来到附近的欧尚超市。谈起刚才的情景,很多无锡市民娓娓道来。超市里一时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。市民陈小姐说,她买东西时看到六小龄童从身边经过,起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以为看错人了,后来一问发现是真人,非常惊讶。有同感的还有市民小陈,他说今天微博上传出六小龄童去世的消息后,他一开始还震惊,很惋惜,结果晚上就在超市里看到真人了,这网上的消息假得也太离谱了。 (扬子晚报记者 季娜娜)

  大圣快来降魔!

  把个好好的活人逼得自己昭告天下“我活得好着呢”,这真让人无奈。刚看到那个“新闻”还真吓人一跳,说得有鼻子有眼睛,时间地点人物各要素齐全,还巨煽情,还祝猴哥一路走好云云。造谣这个行当真是越来越专业化了,只是造谣者的动机真是让人费解,不管是炒作还是恶作剧都嫌太过低劣和恶毒。猴哥说保留法律的权利,也许有人觉得对网络恶搞不用这么较真,但我严重力挺大圣此举。这年头谣言比妖怪还可怕,大圣别手软快来收了它们吧!名人们屡屡被去世就是因为网络造谣成本太低代价太小。前两天贾乃亮发动网友人肉诅咒其女儿的家伙致使其失业,尽管有人觉得随便在网上发个言泄个愤就付出如此代价未免惨重,但这件事足可以让那些在网上信口胡说者引以自律。网络谣言堪比妖魔横行,大圣火眼金睛降魔再适合不过。顺便说一句,作为正儿八经看着《西游记》长大的一代,我们对大圣的感情真心有如滔滔江水,您才50多岁嘛,保重身体,再过450年就要遇到师父啦!(张艳)

  谣言让我们不再相信

  明星“被死亡”事件不是头一回了,这次六小龄童遭遇的更是一次相当缺乏技术含量的造谣。这不,刚开始连日期都搞成“4月12日”了。还搞在3·15打假日前夕,您怎么不选愚人节呢?

  还好,六小龄童的“较真”给微博时代的谣言传播一记响亮的耳光。他不仅追踪到始作俑者的微博,还通过网络平台报警。可惜,做了一个普通网民能做的,六小龄童对于接下来能不能有结果也感到有些迷茫。“悟空,一路走好”令六小龄童无奈笑言,让自己提前享受到了“死后的荣光和怀念”。在传播迅猛的微博时代,自由表达的谣言也如同暗处滋生的病菌,展开病毒式传销,最终往往不过是被打上“该消息为不实消息”的标签成为过去式。网络监管的话题一再被提上议事日程,在我看来,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是——虚假的网络传闻最终营造了不信任的氛围,令微博扭曲病变为流言蜚语的集散地。人们总是在经历最初的围观和狂欢之后,习惯性地抽身散去,承受能力日益变得彪悍,却不再选择相信。 (张 楠)

  面对病毒式传播

  对于“网上的东西”,人们大多半信不信,不过,人类的好奇心大概就是如此,越是捕风捉影的事,越传得邪乎。尤其在今天这样的网络时代,谣言的传播速度之快,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个时代,所以,有个词叫“病毒式传播”。

  金庸、成龙都曾“被死亡”,余秋雨“被离婚”过许多次,还有“被恋爱”、“被结婚”、“被分手”……各种猛料,掺杂着人们的好奇心,在网络的疯狂转发中发酵、无限放大。但也所幸,辟谣的速度也可以是第一时间的。

  六小龄童生龙活虎地立即出来辟谣,同时他公布造谣网友的QQ号,号召大家揭穿此人的真面目。网络时代,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较真的态度。惟其不姑息养奸、不忍气吞声,付出心力去追究到底,才能让那些披着马甲的嘴脸暴露在阳光底下。

标签:

相关阅读